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塘渡鹤影 冷月葬诗魂

品读自己,痛,并执着着

 
 
 

日志

 
 
关于我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铮,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网易考拉推荐

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2011-08-06 20:02:48|  分类: 荷塘月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到处如何是,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不明白上苍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为什么要让我发现你,却又让我遥不可及。

第一次见到你,是06年考《现代文学》。那时,你坐第二排第一张桌子,穿件绿色T恤,胸前还有个蝴蝶结;我坐第一排第二张桌子,你就在我旁边,我就在你后面,悄悄地偷看你,好美!

那份试卷也不是很难,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考的,那么多人交白卷。整个考场,只剩下我和你,直到最后。

交卷的时候,我从你身边走过,故意走得很近,企图从试卷上见到你的名字,但是,没有。也见到了你一题简答题没有做,考巴金的《夜》的艺术。其实那一题我也不怎么会,因为教材中没有《夜》这部作品,但我给他东拉西扯地凑了堆材料,最后概括了一句“再现了典型环境的典型性格”

走出教室,我徘徊在楼梯口不肯走,接着,你也出来了。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地走下了五层楼梯,但我一直找不到和你说话的借口。眼看着走到了大门边,我慌了,忙说要跟你借书,你问我要多久,我说,只要一会儿就好。总算跟你说上话了,你还告诉我,你报了四科。真的很佩服你,那么行,我只报三科。

走出大门,我心里头沉沉的,落到了你后面,你怎么也不会知道,在你身后,有只大色狼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看着你在我面前渐行渐远,我想,就这样吧,算了吧。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在接下来的半年中,读书的时候常常会想起你,但我总不忘告诉自己,那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哪知道,到了十月考《古代汉语》的时候,你又从我身旁走过,但一下子又见不到人影了。我安慰自己,不是的,是我看花了眼。待我交卷出来,又见到了你,还在作题。才发现,你原来依然还在我身边,只隔着一堵墙而已。

第二天早上考《当代文学》,我早早就到了,接着你也到了。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你从我身边走过,坐到离我只有几米远的石阶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拿着份试卷,在看。

考前15分钟要上楼的时候,硬着头皮找个机会和你撞上。问你上次四科全过了没有,你说一科没过,这次又报了四科,添了个《古代汉语》,可能《教育学》要糟。那一刻,我好想告诉你,一次报三科就可以了,报四科太辛苦。但是如果你少报一科,我就少了一次遇到你的机会,因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报的是什么科目。自私心驱使我没有这么对你说。

那一次,我在34考场,你在36考场,我交卷后绕过楼梯到你考场外去看你,见到你坐第三排第二张桌子。按照每个考场30个座位,我估计你那个座位可能是17号,这也仅仅是可能而已,因为有老师在,我不敢一张桌子一张桌子地去算。而且,而且他们排座位也没固定,有时是7—8—7—8,有时是7—7—8—8,也不知道第一号是从门口算起,还是从墙角算起。我又从贴在门上的名单表找到17号,哪知道天不助我,17号前后都是女性,又都年龄只差一两岁,我没法作进一步的判断,只能把你锁定在17号,找到对应的名字叫“彭敏”,从这个“彭敏”的身份证号上,看到她比我晚生了一年多。这个“彭敏”的名字是你的吗?挺简洁的,不像我祖宗没文化,给我取了个没半点诗意的名字。

我依然在楼梯上等你出来,和你一起下楼梯。问你考得怎么样了,你说“还行”。本想和你一起多走一段,你却磨磨蹭蹭地在找答案不肯走,我不敢呆在你身边,只能先到大门外去等你,等了好久都不见你出来,于是我又返回去找你,人那么多,我找来找去却再也找不到你了。

今年四月考试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读书的时候经常读着读着就趴到桌上哭,哭我再也遇不到你了。因为那次我报的三科是《写作》、《法律基础》、《逻辑学》,你去年四月就考了四科,估计《写作》你已经考过了,我没有遇到你的机会了,除非你那一科没过的就是《写作》。那次我在考点学校,我抱着书根本就看不下去,心里脑里全都是你。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从这个墙角到那个墙角,再从那个墙角到这个花圃,始终见不到你。那次,我考了83分,比全省的单科状元就差了那么2分。

《法律基础》是公共课,遇到你的机会更是渺茫,至于《逻辑学》,想都不用想,因为你考的是《教育学》。

七月,我考《现代汉语》,基础科段就只剩下它和《外国文学》了,如果我七月不考,就要等到明年四月了,平时我七月是从来不考的,只考四月和十月。没想到居然又让我意外地遇到了你,比以前更漂亮了。但让我不理解的是,以你的成绩你的身手,怎么你手上拿的那份试卷会破破烂烂一团糟,像从垃圾堆里面捡来似的,你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试卷呢?以前见到你的书和试卷都不是这样的。

交卷后,有意在楼梯上和你相遇,可谁会知道,你接了个电话就赖在走廊上不走了。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天生比较腼腆,实在不敢厚着脸皮粘着你,我只好到门外去等,我想,你总会出来吧,你却让我顶着烈日在大门外等了你好久都不肯出来。我越想越不对劲,想起你接了个电话就不走了,难道是有人要来接你?难道是你有了男友了?想到这,我只能伤心地雇了辆摩托车走了,想问你电话号码的计划又落空了。现在想起来,我那时有多么傻,干么要那么想呢!我干么不脸皮厚一点直接问你电话呢!

你说,你本科只剩下七八科了,而我要十月才开始考本科,咱们相遇的机会不多了,难道要我从此错过了你吗?若说咱们无缘,为什么每次几十万考生我都能经常遇到你呢,若说咱们有缘,为什么又一次次地擦肩而过?记得《红楼梦》好像这么说: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2007年7月9日  00:19 稿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