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塘渡鹤影 冷月葬诗魂

品读自己,痛,并执着着

 
 
 

日志

 
 
关于我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铮,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网易考拉推荐

追忆似水流年  

2011-08-05 21:52:43|  分类: 如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离考试只有一周时间了,可我还是没法专心复习,那幽灵,总是时不时地从黑暗之渊窜出来,在我脑海里,在我心里,张牙舞爪。

我恨。

我恨他们为什么要在我身上播下仇恨的种子。

滋润着冷漠和残酷,那种子在生长着……

不是我愿意去记,更不是我刻意去记,我也很想遗忘,难而却是没办法忘怀,它们就在我儿时的记忆,深深地烙上历史的血痕。

努力地学习忘掉仇恨,不曾想却常常拥抱仇恨。

孩提时,跟奶奶睡。二叔有台黑白电视机在他房里,常常地,我跑到二叔房里看电视,奶奶就将门闩上,不让我睡。任凭我在门外哭,给她跪下,求她。爷爷在邻房,一声不吭。以致后来到二叔房里看电视的时候,他不得不赶我出来。

一次又一次。

有次,二叔从瓦檐下的天窗爬进去,给我开的门;有次,二叔强行将门弄开,让我进去。

为此,二叔和奶奶翻过脸。

小时候放牛,有次,爷爷奶奶叫我要刨担地瓜回来,不少地瓜被我刨成两截,结果回到家里奶奶二话不说,抡起胳膊就打。

那个时候,我的年龄,还没十岁,还没上小学一年级。

小学一年时,爷爷要我姓“叶”,他有个什么姓叶的干妹妹在南洋。四年时,宗族里有人出资赞助学习好的贫困生,每人100元,指定必须是宗族里的人。因为爷爷的“前奏”,我就没份了。中午回家,奶奶问我有没有奖钱,我说:“人家规定要姓‘谢’的才有,你们让我姓‘叶’,就没了。”“你还敢狡辩。”奶奶说着,抡起胳膊,就打。

那天,我刚好评了“三好生”,奖了一支钢笔。一怒之下,我狠狠地将钢笔摔了出去,摔到三婶厨房墙上,掉到煤炉后的煤渣里。

奶奶,还是打。

我,还是哭。

全家人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我让奶奶打,……

不记得那天,我哭了多久,只记得,我是哭哑了的。

记不清儿时的泪水,数不完儿时的恨,夜里的瓦片,风鸣呜咽……

算了算了,不写了。

 

2007年4月13日 0:22 稿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