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塘渡鹤影 冷月葬诗魂

 
 
 

日志

 
 
关于我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铮,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惊魂27分钟  

2011-08-14 20:36:12|  分类: 荷塘月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体,好累!

心,更累!

为了开创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为了不用寄人篱下,我差点被抓去坐牢。

由于自负,自以为出类拔萃,为了标新立异,为了与众不同,为了······

看到被熄灭了的火,我掏出手机一看,15:42,再看一下之前见到火势不妙给二叔打的电话,15:15,27分钟,惊魂动魄,我终于脱险了,如若不然,将是后半辈子的铁窗生涯。尽管那样有可能使我写出很多文章,但代价却是自由的涅槃和失去翅膀的翱翔以及用血管里的血铸成的文章。

奇怪的是,我想起刚才那27分钟却还镇定自若,一点都没有所谓的心有余悸。

本来是5月底就要做的事,从5月19日开始下雨,到6月20日才开始放晴,晴了四五天又下了五六天,7月1日才难得地晴天,因天气的问题就被拖延了一个多月,真怕它再不停地下起雨来。晴了两三天,中午赶紧把那些劈下的和除草剂除死的杂草烧掉。烧掉了才能够请人来整地,才能够种上牧草,只有有了充足的草源,再加上充足的虫子、蚯蚓,才能够给野鸡提供天然食品,只有保证了天然食物来源,不用买市售饲料,才有可能生产出绿色食品。

为了生产绿色产品,我划下了打火机——

火势一下子大了起来,火苗好几米高。一下子就感到事情要遭,忙打电话让二叔叫些人来帮忙打火。

地上的草皮,由于被我施了除草剂,它们马上向我报复起来。

火势,疯狂地蔓延着——

好几米高的火苗,一根顶端开了几个叉的竹棍打下去根本不起作用。

我完了。

打着扑不灭的火,握着那根早已发烫的竹棍,在几米高的大火面前居然不觉得热。

空荡荡的田野里,只有我,孑然一身,和疯狂地跳着、笑着的火苗。

劈下了一个多月,那些杂草早已干透。

从划下打火机的那一刻,只那么几分钟时间,火势,已蔓延到将近上百个平方米。

而我,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完了。

我真的完了。

这一把火烧下去,不知要烧到哪座山,烧到第几个小时才能被制止下来。

不枪毙,也得坐牢,伴我的,将是后半辈子的铁窗生涯。

而我,才二十几岁啊!

难道上天,真的要灭亡我吗?

这时候,大脑里有个声音在说:绝对不能放弃,关系到身家性命。

可那么大的火,真的打不灭。

这时候,小时候读过的《孙子兵法》在我脑海中闪现。

始计篇——诡道十二法——强而避之。

因为,如果我扑左,它必然烧右;如果我扑右,它必然烧左;如果我无所不扑,它必然无所不烧。

这时候,养鸡时学习的预防传染病途径也在我大脑中跳了出来。

先切断传染源,然后再攻其要害。

“先切断传染源”,我不停地念着。

关系到身家性命,我没命地上窜下跳,在堆放杂草较少的地方,趁火还没烧到,将杂草搬开,形成一个包围圈,等火烧到那里,由于地皮草较薄,所以火势必然会弱下来,再来打它。

上窜下跳,一脚踩空,从上一块地摔到下一块地。空气中袭来着炙人的热气。

关系到身家性命。

待我二叔赶到时,火,只剩下一点点了。

火,灭了。

二叔叫的那些要来帮忙打火的人们,也到了。

三婶说:“你今天好运气。”

 

2008年7月3日—4日 0:51 稿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